都市 亚洲 校园 自拍 偷拍,网友自拍 偷拍 校园,网友自拍露脸

  • <input id="wemmo"><optgroup id="wemmo"></optgroup></input>
  • 文章字號:

    郭芳:破題區域發展不平衡,廣東向江蘇學什么

      2018年10月,習近平總書記在廣東視察時指出,城鄉區域發展不平衡是廣東高質量發展的最大短板。

      “最富的地方在廣東,最窮的地方也在廣東”,上個世紀八九十年代開始流行的這句話,道出了珠三角、粵東西北地區越拉越大的經濟鴻溝。目前,廣東經濟總量的80%左右集中在珠三角,粵東西北12個市只占了20%左右。

      區域發展不平衡,既是廣東的現實,也是江蘇、山東、浙江的現實,更是中國改革開放40年面臨的現實。誰能率先解決區域發展不平衡,誰就能在下一輪經濟發展中跑得更快。

      區域協調發展,廣東已落在后面

      翻看江蘇地圖,蘇南、蘇中、蘇北邊界明確、涇渭分明。這種劃分不僅是地理上的劃分,還是經濟差距上的劃分。在浙江,同樣存在沿海發達城市與浙西南山區市之間的不平衡,而山東則存在魯東、魯中、魯西之間的差距。

      背后的原因,除了區位條件、資源要素等方面的差距外,還跟城市發展的“虹吸效應”有關。改革開放以來,珠三角和蘇南是中國經濟最先起步的地區之一。珠三角、蘇南發展得越快,對周邊城市人口、資源的吸引力就越強烈。

      廣東、江蘇兩地政府都意識到區域發展不平衡的問題。破題區域發展不平衡,江蘇率先出現了狼群效應:蘇中、蘇北等欠發達地區奮力直追,南北經濟差距不斷縮小。

      ——比區域總量。2017年廣東實現地區生產總值8.99萬億元,其中珠三角9市地區生產總值占全省比重為79.7%,粵東西北地區12市僅占20.3%。同是省內相對欠發達地區,江蘇的蘇中和蘇北地區占了江蘇全省GDP的40%以上。

      ——比人均指標。2017年珠三角人均GDP分別是粵東、粵西和粵北地區的3.48倍、2.84倍和3.77倍;而蘇南地區僅為蘇中的1.41倍、蘇北的2.25倍。尤其形成鮮明對比的是,中國2017年人均GDP為5.97萬元,廣東有14個市的人均GDP低于全國平均水平,江蘇只有宿遷和連云港低于全國平均水平。

      ——比財政收入指標。廣東21個地市還有8個城市一般公共預算收入低于100億元,低于200億元的有13個;而江蘇全省13個地市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全部高于200億元。

      曾有人形象地比喻道,廣東是幾匹狼帶領一群小綿羊在跑步,江蘇則是一群狼在飛奔競跑,發展后勁自然就會受到影響。從總量數據看,廣東的GDP增速2008-2017年10年中有9年低于江蘇,有8年增速低于山東。2017年廣東GDP增速均快于江蘇、山東,表現出企穩回升態勢。

      江蘇是怎樣抹平發展鴻溝的?

      解決區域發展不平衡的問題,江蘇走在了前面。在江蘇,曾經涇渭分明的蘇南、蘇北的界限,正逐漸被抹去。

      兩地界限的淡化最明顯地體現在交通上。早在10多年前,江蘇省就提出在蘇北地區“打一場交通基礎設施建設的淮海戰役”。江蘇省委、省政府就此出臺了給力的配套資金政策,使得江蘇的高速公路密度多年前就躍居全國第一。

      黨的十八大以來,南京長江三橋、南京長江四橋、揚子江隧道、長江隧道等數十座過江通道連接江蘇南北,讓長江天塹變通途。未來幾年,江蘇13個地市將全部實現通高鐵,形成南京1.5小時高鐵圈。

      與此同時,江蘇提出“南北共建開發園區”,鼓勵蘇南重大產業轉移項目落戶蘇北。兩地共建,最大的難題在于如何建立有生命力的合作機制。江蘇省委、省政府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。

      2006年,江蘇省專門出臺文件明確,在南北合作共建產業園區,要實現“干部、招商、管理、具體運作四個以蘇南為主”。這也意味著蘇北要拋棄狹隘的地域觀念,要有“我的地盤可以讓別人做主”的改革勇氣。這也對調動蘇南地區投資積極性、推動產業轉移起著相當重要的作用。

      作為蘇南、蘇北合作的樣本,蘇州宿遷工業園為廣東的產業轉移提供了借鑒。發達地區將園區建設、產業規劃、招商引資、環境治理等先進理念,輸入到欠發達地區,讓其少走彎路。蘇州宿遷工業園被外界解讀為蘇州工業園的“克隆版”。

      蘇州宿遷工業園從零起步,經濟總量快速增長。截至2017年底,落戶園區的各類企業共有181家,總投資384億元,工業平均投資強度達每畝560萬元。以2017年為例,園區以占宿遷市0.16%的土地創造了全市5%的GDP、13%的工業增加值和22%的企業所得稅,園區已經成為宿遷市經濟發展的重要增長極。

      “十二五”期間,江蘇在蘇北設立南北共建園區共計38個,累計向蘇北轉移500萬元以上項目10432個,大幅提升了蘇北五市的區域競爭力。

      值得注意的是,目前江蘇創新性地提出了重構江蘇發展新版圖的“1+3”重點功能區戰略,跳出地理上的劃分,擺脫按照蘇南、蘇中、蘇北區域發展梯度“排隊走”的老路,打破三大傳統板塊的地理分界和行政壁壘。

      其中,“1”是指揚子江城市群,包括蘇錫常、南京、鎮江、揚州、泰州以及南通部分縣,重在創新驅動、集群發展;“3”指以連云港、鹽城、南通為代表的沿海開放城市,主攻現代海洋經濟;以宿遷、淮安、里下河地區以及蘇中部分縣組成的生態經濟區,重點是培植生態經濟區,擴大生態競爭力;以徐州為中心的淮海中心城市,推動江蘇縱深發展,使徐州成為淮海經濟區中心城市。

      這改變了蘇北地區僅僅作為產業梯度轉移的被動接受者、發展上的跟隨者現狀。引導蘇北跳出原來的區域局限和路徑依賴,放開手腳,做自己應該干、能夠干,也能夠干得好的事情。

      目前江蘇已經嘗到南北區域平衡發展的甜頭。以民間投資為例,2017年蘇南、蘇中、蘇北分別完成14614億元、9658.6億元、13212.9億元,分別同比增長5.6%、14.1%、10.7%,分別占全省民間投資總量的39.0%、25.8%、35.2%。

     ?。ㄗ髡呦?019年春季學期中青二班二支部學員)

    責任編輯:丁甫江

    中共廣東省委黨校 廣東行政學院 信息網絡中心 版權所有

    地址:廣東省廣州市建設大馬路3號 郵編:510053 E-mail:web@gddx.gov.cn 粵ICP備05013144號

    都市 亚洲 校园 自拍 偷拍,网友自拍 偷拍 校园,网友自拍露脸 中科匯聯承辦,easysite內容管理系統,portal門戶,輿情監測,搜索引擎,政府門戶,信息公開,電子政務